当前位置:千千小说网 > 耽美 > 离婚[重生] > 正文 29.第29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29.第29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, 现在陆之行一靠近自己,苏然就会忍不住的心跳加快, 脸色发烫。

    陆之行觉得苏然这几天很奇怪, 但是具体奇怪在哪里,他也说不出来。公司的事情得到了解决,陆之行终于可以松口气。

    这天下班, 他接到另外一个公司老板的电话, 邀请他晚上去参加一个聚会。陆之行见最近也没什么事,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下班之后, 陆之行原本想要带着苏然一起过去, 但是想到那些老板喝了酒之后就没个正行,于是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苏然见陆之行从办公室里出来, 便上前问了一句:“陆总, 晚上有应酬吗?”

    陆之行看了他一眼, 回答道:“让周宏跟着就行了, 不是什么重要的聚会。”

    苏然应声, 陆之行接着说道:“你先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等苏然走了之后, 陆之行这才带着周宏去了一家私人会所。

    这家私人会所是会员制的,陆之行一进去之后便被人领了一个包厢。他推开包厢的门, 一个顶着啤酒肚的男人从包厢的沙发上站了起来, 对陆之行说:“陆总啊, 你可迟到了, 来来来, 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笑了笑, 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,扔到周宏身上,然后对着低声说了句:“你去外面吧。”

    周宏拿着陆之行的外套走了出去,陆之行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人,都是跟他多多少少有过合作关系的公司老板或者是负责人,陆之行主动端起酒杯,一连喝了三杯,然后将酒杯倒扣在桌子上,对着那个啤酒肚老总说:“这样满意了吧朱总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好酒量!”

    那朱总故意鼓掌,陆之行笑着拍了他一下,这才坐到了他旁边。

    等陆之行坐下来之后,那朱总伸出一只受搭在他的肩膀上,笑嘻嘻地说:“陆老弟可是好久都没跟我们哥几个聚聚了,听说天行前段时间出了点事,怎么,解决没有?”

    陆之行摆摆手道:“都是小事,没想到让朱总挂心了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那啤酒肚地朱总故意将脸色一黑,沉着语气说:“陆老弟这话说的可就伤兄弟感情了,当时有困难,怎么不跟老哥哥我说说呢。虽然老哥哥公司效益不怎么样,但是能帮一点是一点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不说这个,出来玩就说点高兴的。”陆之行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故意将话头引到背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群老板在一起,一开始还聊着生意上的事情,可是最后说着说着,这话题就引到了女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诶,我说老李,你包的那个女大学生怎么样了?听说都弄到你们公司去了,怎么,不怕你家那位去公司闹啊。”

    那被点名的李老板手里夹着一根雪茄,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说:“闹?给她十个胆子她跟不敢闹。跟老子结婚都快十年了,连个屁都没给老子放一个,一个不下蛋的母鸡,老子没休了她是老子最后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梳着三七分头,穿着棕色羊绒衫的男人开口了:“还是我们李老板重情重义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手上戴着金戒指的男人啧了一声开口道:“要我说,这女人不会生孩子,还算女人么,早休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不发一言,独自在一旁喝着酒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把话题转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诶?我记得陆总也订婚了吧,什么时候办事啊?”

    陆之行抬起眼皮,懒懒地扫了他一眼,开口道:“月底办事,王总记得一定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那王总笑嘻嘻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没什么脑子,开口说了一句:“陆总啊,你说你们家老爷子让你娶个男人是什么意思?这明摆着打你脸嘛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说话地看了那个人一眼,陆之行转着手上的酒杯,慢悠悠地说:“我喜欢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那个啤酒肚地朱总打着圆场说道:“现在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根本不算什么了,你们不知道,这男人啊,得了趣可比女人……”他话说一半,然后对着在场的人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一群男人立马心知肚明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起来了。”一个带着眼镜,文质彬彬地老板开了口。

    陆之行扫了那个人一眼,发现他是这家会所的投资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小明星,长的到真是不错,若是陆总喜欢男人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陆之行眼神淡淡地放在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身上,不说好也不说不好。那戴着眼镜的老板拍拍手,不一会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美女服务生后面跟着一个身材消瘦的男生。

    那男生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,穿着白色的衬衫,看上去一副朦朦胧胧清纯的模样。

    长的倒是不错,腰肢纤细,皮肤白皙。

    陆之行眼神从那个男生脸上一扫而过,心里却浮现出了苏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还没我家苏然十分之一好看。”这是陆之行心里唯一的念头。

    那戴着眼镜的老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个小明星,那小明星立马半跪在陆之行面前给他倒酒。

    陆之行低头看了他一眼,那小明星勾着凤眼,对着陆之行妩媚一笑,喊了一声:“陆总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哟哟哟,还认识我们家陆老弟呢。”一旁的朱总打着趣说道。

    陆之行端着酒杯喝了一口,那个小明星衬衫的第二粒纽扣故意没扣,此时他半跪在陆之行面前,陆之行只要垂眼神,立马就能透过他颈脖看到他胸口的一片春/色。

    那小明星见陆之行没有让他走开,脸上的笑更甜了。

    朱总让到一旁,拍了拍沙发对那小明星说:“来,小弟弟坐这里,好好陪陪我们的陆总。我们陆总可是陆氏集团的大少爷,你伺候好了他,还怕将来不能飞黄腾达吗哈哈。”

    那小明星连忙坐到陆之行身边,身体故意贴着陆之行的手臂。

    陆之行不躲不让,仍由那个小明星挨着自己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老板坐着坐着大概是无聊了,开始建议来玩两把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玩两把无非就是赌博,陆之行没有什么兴趣,但被那几个人拉着不放,只好坐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几把下来之后,陆之行一个人赢,他知道那些人是故意输给他的。天行上次出事,在做的这几个人不可能不知道,但是天行又这样悄无声息的解决了困难,不用想也知道背后是谁在帮忙。

    虽说陆老爷子在生宴上说了将小儿子带在身边培养,但是这样并不代表陆之行就失去了继承权,他再怎么说,也是陆家的长子。而且他的能力所有人都看的出来,所以这陆家的继承权,不到最后一刻,都不能确定到底属于谁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地到了九点多,陆之行抬手看了看手腕,看然对在座的诸位说道:“都九点多了,困了,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牌往桌上一推,面前赢得钱也不带走。

    那小明星仍旧挨着陆之行坐着,陆之行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说:“陪我坐了一晚上也辛苦了,这些就当你小费吧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将桌上赢得的所有钱都给了那个小明星,那小明星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陆之行打了个哈欠,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带着眼镜的老板对着朱总使了个眼色,朱总抬手按住陆之行的胳膊说:“陆老弟,这才九点多,急什么,来来来,再玩两把。”

    “困了,不玩了。”陆之行淡淡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困了啊?困了没事啊,小安,快扶我们陆总去房间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做小安的小明星自然知道这句话里的含义,他脸上一红,低着声音对陆之行说道:“陆总,我扶您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摆摆手,示意不用。

    那个朱总将陆之行拉到一边,小声地说道:“你就别装了,这是人小孟地一番心意,你就收了吧,还没结婚,趁着年轻,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淡淡地扫了朱总一眼,朱总打了个寒颤。就在朱总以为陆之行会拒绝的时候,那人忽然勾唇一笑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朱总大喜,连忙对着孟老板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其实陆之行现在头有些疼,他现在要走,那几个老板肯定不会松口,还不如找个借口去睡一觉,睡醒了然后让周宏把他送回去。

    小安扶着陆之行出门的时候,朱总突然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小瓶子,快速的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小安立马知道手里拿着的是什么,他脸色一烫,眼神都不敢放在陆之行的身上。

    陆之行的酒劲上头,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,小安搀着他的手臂,扶着他上了楼。

    上楼之后,小安扶着陆之行躺在床上,他跪在陆之行脚边准备给他拖鞋,陆之行刚刚还醉意朦胧的眼睛立马清醒过来,他坐了起来,低头对小安说: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安抬起头,无辜的眼神看着陆之行,然后怯懦地说:“陆总,我,我服侍您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之行脸上的线条很硬朗,此时面无表情地看着人的时候,有一股子冷冽的气质。小安心中虽然害怕,但是更多的是心动。

    他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,原本就喜欢男人。今天经纪人说让他来陪一个老板,原本以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头子,却没想到是如此年轻的大帅哥。

    小安心想,就算陪这个人睡一觉,不给他好处,他觉得自己也赚到了。

    陆之行嘴唇抿成一条线,他没再开口,重新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安继续给他脱鞋,陆之行也没再拒绝。

    等脱完鞋子后,小安从地上站了起来,坐在床边,想要帮陆之行解衬衫的纽扣。他的手指刚刚碰到陆之行的胸口,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男人忽然开口说道:“滚,我不想再说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小安脸色一白,他立马跪在床边对陆之行说:“陆总,我,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,惹您生气了。您别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看着跪在地上,泫然欲泣的小明星。他勾着脖子的模样,让他想起了苏然,那个人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是这样,垂着脖子,露出一截白藕似的后颈。

    陆之行在心里叹了口气,觉得眼前这小明星也不容易。他拉起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,闭着眼睛说道:“要跪就跪远点,不要打扰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那小明星从地上站了起来,手足无措地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陆之行醉酒之后头疼的毛病又犯了,他翻了个身,不再搭理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小安咬着嘴唇站在一旁,他忽然想起被自己放在口袋里的小药瓶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之后有人对他的嘱咐,“陆总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爬上床的人,你在他面前表现的乖巧一点,干净一点,说不定能引起他一些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还是对我没有兴趣怎么办呢?”小安怯生生地问。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说:“到时候会给你一点好东西,你给他吃了,保证会对你兴趣大增。”

    小安自然知道那个人口中说的好东西是什么,他入行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里面的庵臜事业见过不少,可是现在看着陆之行安然入睡的模样,他开始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那老板给他许诺的角色,小安咬了咬唇,还是将那个小药瓶从口袋里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安见陆之行皱着眉头的模样,站在他面前小声地问:“陆总,您是头疼吗?我去给您倒杯热牛奶,您喝了会好受一点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小安见状,开始去套间的厨房给他热牛奶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就端着一杯热气腾腾地热牛奶出现在了陆之行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陆总,您喝点牛奶再睡吧,这样就不会头疼了。”小安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陆之行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的男生。这个小明星长的倒是干净青春,他想起苏然每次在他喝醉的时候也会这样,端着自己熬着的醒酒汤,劝自己喝了再睡。

    陆之行一想到苏然,心里就软的不行,连带着对小安的语气也软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放那吧,出去,孟老板那边我会去说,不会有人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小安见陆之行这样对自己说,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端着牛奶对陆之行说:“那陆总您把牛奶喝了吧,我收拾一下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“嗯”了一声,接过他手中的杯子,一饮而尽,然后转过身去继续睡。

    小安见状,只好从陆之行的房间走了出去。但是他并没走远,而是坐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,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小安竖着耳朵,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些动静,他站起身,推开房门,一眼便看到陆之行坐在床上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小安立马跑上前去,抓着陆之行地手臂问:“陆总,您怎么了?喝醉了酒难受吗?”

    陆之行眼神凶狠地看着小安,语气阴森地问:“你给我喝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小安眼角余光一扫,发现陆之行那里已经微微支起了小帐篷。他淡定地撒谎说道:“陆总,我给您喝的是牛奶啊。”

    小安的手指冰凉,此时握在陆之行的手臂上,让他浑身燥热的他有种说不出的爽快。但陆之行还是将手臂从小安的手掌抽了出来,沉着脸对那人说:“滚出去,让周宏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安脸上的清纯一下子就消失了,他眼角带着媚意对陆之行说:“陆总,小安不认识什么周宏,况且您这样,确定要喊外人过来吗?不去让小安帮您……”

    小安伸手想要去碰陆之行的下面,却被陆之行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垃圾也想碰我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眼神发红,他用力一推,将那小明星给推的甩到在地毯上,接着他从床上站起来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陆总您就这样走了,不怕路上看到的人笑话您吗?”小安在他身后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陆之行转过身,看了他一眼。他的手机跟外套刚刚都一并交到了周宏那里,现在自己这幅样子,确实不太适合出门。

    这是他眼角余光看到了小安口袋里鼓鼓的一块,他走到小安身边,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安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,以为自己成功了。陆之行低头看了他一眼,小安眼神里满是欲望与着迷,仿佛现在中了春药的不是陆之行而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陆之行伸出手,从小安的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,接着打开手机,拨通了周宏的号码。

    周宏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想起来的时候,连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六楼606,总统套房。”陆之行说完这句便把手机挂断,然后重新坐回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周宏自然听的出来这是他老板的声音,他立马站起身,向着六楼而去。

    陆之行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小安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着陆之行说:“陆总,您何必这样为难自己呢。我也只不过是听命行事,别人想要讨好你,我不过也是一个讨好您的工具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根本就不想搭理他,他浑身发烫,此时那个小明星在他耳边喋喋不休,让他异常烦躁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对于陆总您来说应该很常见吧,陆总您何必这样。”小安坐到床边,一边解着自己的纽扣,一边勾着嘴角对陆之行说:“陆总,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。”他说完这句话伸手就要去摸陆之行的裆部,手腕却被陆之行狠狠捏住,然后往后一推。

    陆之行咬着牙,忍受着内心的浴火翻腾,开口说道:“嫌你脏。”

    小安像是被人戳到了痛楚,眼神一闪,接着眼里的光瞬间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周宏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,他眼神诧异,先是看了一眼地上衣衫不整的男生,再抬眼看了一眼床上喘着粗气的陆之行,心中瞬间明了。

    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陆之行身边,低声喊了一句:“陆总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下身盖着被子,周宏没有发现他身体的一样,但是却听到他呼吸声很重。

    “着了道。”陆之行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周宏瞬间明白了,他跟着陆之行也去过不少大大小小的饭局聚会,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不入流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我们是回去吗?”

    陆之行点头,他掀开被子想要起来,周宏低头一看,然后脸色为难地说:“陆总,您就这样出去,我怕……明天会上新闻头条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周宏咳了咳嗓子,思考了片刻后问:“要不?我打电话让苏然来一趟?”

    苏然跟陆之行的关系,在公司里早已经不是秘密,既然他们的陆总现在继续某些需要,那么不如让苏然过来,两个人打一炮,就当在外面开了个情趣套房了。

    可是周宏哪里知道,他们的陆总现在跟苏然的关系,还是连小手都没拉到的纯洁关系,此时让苏然过来,也只能让他看个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陆之行沉着声音说,他抬眼看了一眼旁边的浴室,接着对周宏说:“把这个人带出去,你开车到楼下等我,我一会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周宏得令,然后拎着小安将他丢到了门外,接着赶紧跑到地下一层去开车。

    陆之行进了浴室,洗了个冷水澡冷静了一下,趁着身上的火气降了一些,这才抓着外套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上了车之后,陆之行感觉身上又开始燥热起来。周宏透过后视镜打量了他一眼说:“陆总,我们要不要去趟医院看看?”

    陆之行咬着牙冷冷地说:“你嫌丢人丢的不够大是吗?”

    周宏立马噤声,踩着油门,加速向着陆家而去。

    到家之后,陆之行这才微微放松下来,此时身体像是要爆炸一样,继续一个突破口发泄一番。他下了车,让周宏自己离开,接着一个人回了家。

    让陆之行松口气的事,陈管家跟苏然似乎都已经睡了,他上了二楼,接着钻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苏然听到外面汽车的声音时,估摸着陆之行已经回来了。等他从床上爬起来,打开房门的时候,正好看到陆之行从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苏然知道陆之行今晚出去肯定会喝酒,于是吃了晚饭后便开始熬醒酒汤,此时他端着保温杯,站在陆之行门外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里面没有人应答,苏然听见房间里传来水声,知道陆之行在洗澡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会后又敲了敲门,陆之行刚从浴室出来便听到敲门声。他知道是苏然在外面,

    陆之行的内心十分纠结,他不想让苏然进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又想让苏然进来,然后趁着现在的样子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苏然又敲了敲门,陆之行盯着门口看了一会,心里说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光着膀子,下面只围了一条浴巾,头发上还滴着水,一把将房门给拉开了。

    苏然抬起的手正准备往门上敲,此时房门被人从里面突然拉开,他惯性作用之下,手掌拍在了陆之行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苏然的手指有些凉意,所以他在碰到陆之行赤/裸的胸口时,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的皮肤烫的有些不自然,苏然抬头看了一眼陆之行,发现那人两个微微泛着潮红。

    陆之行站在门口,苏然说了声:“抱歉,我没注意。”正想把手收回来,没想到陆之行抓着他的手掌将他拉到了房间,说了一声:“刚刚在洗澡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他将苏然拉近了房间之后便快速松了受,苏然此时看着赤/裸着上身的陆之行,脸上一热,他将手上的醒酒汤递到陆之行面前说:“陆少,您喝了汤就睡吧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低头看了一眼苏然手上捧着的醒酒汤。

    这汤里都是一些大补的食材,若是平常倒也没什么,今天陆之行再喝这些,那晚上真的不用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放那吧。”陆之行淡淡地说着,接着转过身拿起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。

    苏然见陆之行身上都微微开始泛红,想起刚刚指尖接触他胸口皮肤那滚烫的模样,忍不住问:“陆少,您是不是发烧了,我看您皮肤很烫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擦着头发的手指一顿,他一边往床上走,一边说:“不是,你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苏然想了想说:“陆总,我还是去找个温度计给您量一下提问吧,要是发烧了就吃点药。”

    苏然转身准备去拿温度计,陆之行忽然抓住他的手臂说:“都说了不是,你别忙和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碰苏然还好,一碰苏然,自己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般,呼吸忍不住加重,刚刚被凉水消下去的某处,又开始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陆之行的手掌烫的可怕,苏然一下子就发现了体温不正常,他下意识的伸手贴到了陆之行的额头上,陆之行想要躲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苏然的掌心凉凉的,贴在他的额头很舒服。

    陆之行就这样站在苏然面前,一只手抓着那个人的手臂,眼睛直直地盯着苏然的脸。

    苏然摸完陆之行的额头之后,笃定地说:“陆少,您就是发烧了,我去给您找点退烧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看着苏然的眼睛淡淡地说:“我被人下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然猛地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陆之行抓着苏然的手,贴在了自己的身下。苏然像是被烫到一般,猛地将手收了回来。他瞬间就明白陆之行说的下药指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苏然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,陆之行的呼吸越来越重,他回到床上躺着,将被子盖在身上,背对着苏然说:“所以我没事,你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苏然看着陆之行的样子,心想能没事吗?他站在房间里既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陆之行此时的感官被无限放大,手上苏然的感觉历历在目,被子盖在身上像是烙铁一般,又烫又粘。

    苏然想了一会,缓缓开口问:“陆少,要不要让陶医生过来看看?”

    陆之行忽然将被子掀开,粗声粗气地说:“喊他过来干什么,看笑话吗?他肯定会说,让我们两个打一炮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,他看也不看苏然一眼,烦躁的抬手将房间的等给关了起来。然后重新躺回了床上,忍耐着一阵又一阵的燥热。

    苏然站在黑暗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陆之行呼吸越来越重,黑漆漆的房间里,苏然看着陆之行的背影,想了想,然后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之行自然也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,他心想,苏然到底打算干什么。

    苏然站在陆之行身后,手指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,接着轻声喊了一句:“陆少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没有应答,苏然吸了口气,然后抬手,开始解自己的睡衣纽扣。

    “陆少。”苏然又轻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之行皱着眉头掀开被子,真想问苏然到底要干什么,一转身便看到苏然已经将睡衣给脱掉,跟自己一样赤/裸着上身。

    陆之行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黑暗中他看不见苏然的脸上的表情,但是苏然那白皙的皮肤刺激的陆之行心跳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什么。”陆之行磕巴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然愣了一下,此时若是打开灯,肯定能发现苏然早已经脸红的跟个熟透的大虾一样。好在现在一片漆黑,苏然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对陆之行说:“陆少,您不是说……打一炮就能解决吗?”

    陆之行张了张嘴,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苏然见陆之行没有反应,脸上的热气一下子就褪了下来。他蜷缩着手指,慢慢开口道:“当然,如果陆少您不想跟我……我……”苏然羞愧地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,他忘了自己前世跟陆之行确实翻云覆雨,但是这一世,他跟陆之行连手都还没牵过。

    陆之行喉结上下滚动,他掀开被子,从床上站起来,直直地站在苏然的面前。

    苏然低着头不敢看他,陆之行有些紧张的伸出手握住了苏然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别后悔?”

    苏然摇摇头,开口道:“不后悔,我是自愿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然话还没说完,便被陆之行狠狠吻住了。

    他像是快要渴死的鱼得到了水,拼命地汲取着苏然口中的氧气。他宽大的双手在苏然顺滑的后背上大力的抚摸着,苏然忍不住张开双臂,搂住了陆之行的腰。

    像是得到了苏然的肯定,陆之行双手将苏然腰肢一搂,将他抱着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两人终于稍稍分开,苏然目光含着水汽,直直地盯着陆之行。陆之行呼吸越来越重,他觉得苏然的眼神像是能勾魂一样,让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干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勾引我吗?”陆之行自言自语地说着。

    苏然耳尖发红,他的手指从陆之行的浴巾里钻了进去,握住了那炙热地地方,然后轻声地对陆之行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将苏然的睡衣裤子给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。

    [我是想开车,但是晋江不让……所以……拉灯吧。]

    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帘斑驳的打在床上,陆之行睁开眼睛的时候,觉得自己浑身说不出来的顺爽利。他准备像平常一样起身,但是被子下的自己浑身赤/裸,记忆一下子便入潮水般的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然。

    陆之行转过头去想看看自己身边的人,却发现身边早已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陆之行连忙找了衣服随便套了一下,然后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陈叔正在楼下跟打扫的阿姨说着什么,陆之行“登登”跑下楼,对陈管家问:“苏然呢?”

    陈管家看了陆之行一眼说:“苏然好像还没起床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这才松了口气,他刚刚在房间的第一反应是,苏然跑了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那个人还在睡觉,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陈管家见陆之行下了楼,于是问:“少爷,您要不要吃早餐,我现在就去给您准备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点点头,对陈管家说道:“你去准备吧。”然后便上了楼。

    陆之行站在苏然门口,来回踱步。他既想敲门问问苏然身体有没有怎么样,又害怕打扰苏然休息。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不决地时候,苏然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陆之行愣愣地看着屋里穿着睡衣的苏然,脱口而出一句:“早。”

    苏然回了一句:“陆少早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这才反应过来,他看苏然似乎很正常的样子,语气关切地问:“你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苏然知道陆之行问的是什么,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浮现在了脑海。两个人的第一次对于双方总体来说有些不尽人意。

    陆之行作为一个处男,既没有提前准备润滑的东西,也没有娴熟的技术。最后并没有真的做到那一步,还是苏然用手帮他弄出来的,虽然苏然身上被他啃的到处都是斑驳的吻痕,但最后关键的一步还是没有做成。

    陆之行看到苏然的锁骨那里有一块深色的吻迹,他心中忍不住荡漾,苏然见他眼神盯着自己的脖子,忍不住耳尖发烫对陆之行说:“陆总,今天我想请个假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昨晚虽然没有插入他的后面,但是却把他的大腿根部磨破了皮,苏然现在穿着睡裤都能感觉不舒服,若是穿着西装,那么肯定更加没办法正常走路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陆之行连忙应答,接着又问道: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我让陶俊过来看看?”

    苏然连忙说:“不用了陆少,我,我休息一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看了看苏然的脸,点点头,对他说:“那你一会下来吃早餐吧。”

    苏然应声,对陆之行说:“陆少您先吃吧,我想再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知道他昨晚被自己折腾的没怎么睡着,于是便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周宏发现自己老板一上午都心不在焉,他很想问问老板身体有没有怎么样,但是又怕摸了老虎的屁股,只好一脸纠结的看着陆总。

    陆之行坐在办公室里思考了很久之后,还是决定给陶俊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中午,某个高档餐厅的包间里,陆之行对面的陶俊正悠然地剔着牙,然后对着陆之行扬扬眉头说:“说吧,没事请我吃饭,肯定憋着什么事想求我呢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神色淡然,缓缓开口道:“我昨晚把苏然睡了。”

    陶俊手上的牙签啪嗒掉到了桌子上,他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哈哈大笑道:“哎呀我去,真是不容易啊,陆之行,恭喜恭喜啊,祝你终于结束了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涯,来来来,这事必须得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看着自己好友兴高采烈的样子,皱了皱眉头对他说:“他今天跟我说请假在家休息一天,不会受伤了吧?”

    陶俊脸上的笑意忽然止住,他想到自己这个好友,可是个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处男,第一个就是跟男人,他不由的为苏然鞠了一把同情泪。

    “他今天有没有发烧,你昨晚做的时候,动作怎么样?强进去的还是先做了扩张?润滑了吗?戴套了吗?内/射了吗?”

    陶俊一口气说了一堆,接着他还是不放心地说:“不行,一会你带我回去,我帮你看看苏然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停陶俊说了这么多,眉头一皱,开口道:“他不想见你,你说的那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陶俊诧异地张着嘴巴,用手指着陆之行,半天才说出两个字:“禽兽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像是不解气一般,继续骂到:“你丫不带套不润滑就直接进去了?你也不怕弄死苏然啊。”

    陆之行抬眼扫了一眼陶俊,说:“没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紧了,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陶俊忽然放声大笑,陆之行狠狠瞪了他一眼,陶俊笑够了以后,这才停下来,擦了擦眼泪对陆之行说:“陆之行,我特么的就服你这种纯情小处男。”

您正在阅读《离婚[重生]》的章节:29.第29章
手机阅读地址:http://m.15shu.net/html/36285/10158208.html

【高速文字首发 WwW.15shu.net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.15shu.net】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